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 阅读推荐 > 儿童文学 >  正文
第94只风筝

2013-12-13 15:45:00   来源:   点击:
\

(英)麦克·莫波格 著,(英)劳拉·卡尔林 绘,杨华京译,贵州人民出版社2012年7月出版


       推荐理由:

       对于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说,很难真正理解生活在约旦河两岸人们的生活。然而,该书作者通过一个孩子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具有国际视野且带着哀伤的故事,让我们感受到了战争和仇恨所带来的无尽伤害,感受到逆境下的孩子在悲伤中对和平的向往,进而让小读者加深对于生命、死亡和幸福的理解。


       内容简介:

       一堵隔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高墙,吸引了一名英国摄影记者前去挖掘真相。在那里,他遇到了做风筝的巴勒斯坦男孩赛德,他们成为了朋友。马克斯在赛德家受到盛情款待时,才得悉曾经发生在这个家庭的悲剧——父亲被以色列占领军囚禁在拘留营里,哥哥穆罕默德在放风筝时惨遭射杀将。虽然悲痛在心,但赛德依然怀揣单纯的渴望,他将对和平的渴望寄托在风筝上,放飞,让风筝一次次飞到高墙对面戴蓝头巾的以色列女孩身边。


      作者介绍:

      麦克·莫波格,生于1943年,在伦敦大学学习英文与法文后,便开始小学的教职生涯,在每天跟孩子说故事的例行活动中,他发掘了自己的另一项才艺——说故事。30岁时出版第一本书。1976的他和妻子克莱儿一起成立慈善事业“城市儿童农场”,以启发孩子们对大自然的喜爱,并从中学得如何与自然共处。2003年,他获得英国儿童文学最高荣誉奖“童书桂冠作家”。


       专家点评:

       风筝在飞,自由飞翔的风筝带来一点点和平的希望。两年来一只只写着「和平」的风筝,载着扎伊尔德渴望和平的梦想,飞向高墙的另一方,当94只风筝再度载着和平的希望飞回来时,无形中,孩子们已经顺利摧毁那座高墙了。在我因泪水而模糊的眼里,似乎可以看到94只风筝划破天际的景象,让我感受到──和平,是如此的珍贵;孩子的单纯与坚持,是如此的动人。就算是大家都不看好的梦想,只要去做,还是会有实现的一刻。

——台湾学者 郑惠之

         精彩书评:

飞越高墙

知名旅英作家 林满秋

       《铁丝网上的小花》是我以前读过的一本书,叙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纳粹压迫下的犹太人以孱弱的躯体对抗施压者的枪炮。在那本书中,大家都被玫瑰的柔美和坚韧的求生意志所感动,而忽略了玫瑰一身的刺。

       在读了《第94只风筝》这本书后,我愈加觉得以玫瑰比喻犹太人,实在太巧妙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犹太人有了自己的国家──以色列,玫瑰变得更艳丽了,身上的刺也更为粗大尖锐。麦克·莫波格的这个故事,让人注意到玫瑰的刺和铁丝网一样,具有阻隔的作用,同样会让人血淋淋。

       麦克‧莫波格把这本书写得很优美,但要领略书中的美,得先了解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巴勒斯坦位于地中海岸,在犹太人眼中是块“流着牛奶和蜂蜜”的仙境。早在公元前1025年,他们的祖先便在那里建立了希伯来王国。希伯来王国走入历史后,轮到亚述、巴比伦和波斯等族上场;当时的巴勒斯坦依然处于世界文明的光环中,犹太人却必须在自己的家园中忍辱求生。到了公元前一世纪,罗马人登上世界霸主的舞台;因信仰的差异,犹太人遭到无情的驱逐,开始了漫长的流浪生涯。八百年后,历史重新洗牌,阿拉伯人带着阿拉的祝福大步迈入巴勒斯坦和欧洲,开创出另一 个文明的高峰,犹太人也在欧洲各地落地生根,累积惊人的财富?

       焦距拉到近代,英军打败占领巴勒斯坦的奥图曼帝国(土耳其的前身),成为该地的管辖者,1917年英国首相贝尔福(Arthur James Balfour)发表宣言,鼓励犹太人回归人口仅有一百多万的巴勒斯坦。凭着遗传的精练在各国发迹的犹太人,宁可留在欧洲过豪华享受的生活,也不愿回到残破落后的故园。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饱受纳粹大屠杀的恐惧后,才体认到没有国家就没有保障,于是在“犹太复国运动”者的策动下,不惜与世居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居民流血冲突,也要在“流着牛奶和蜂蜜”的土地上建立家园。

       1947年,犹太人如愿建立了以色列,并挟其先进的武装与团结的民族性,对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发动四次大规模攻击,强占土地,在边界筑 起高达七公尺的巨墙,然后移民屯垦。各屯垦区间再以高速公路联结,将巴勒斯坦切割得支离破碎。巴勒斯坦人的房子被拆了,果园被毁了,牧场不见了,许多家庭因此陷入了困境,孩子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因为学校在高墙那一边。

要和平,不要高墙,是巴勒斯坦人的心声,也是麦克‧莫波格想表达的想法。

       麦克‧莫波格是英国知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曾荣获英国文学桂冠美名。他有不少作品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题材,看得出他对战争的关怀,特别是对受难者,不论是士兵、百姓或动物,他都以精简、平实的笔调 写出他们的心声。他是一位人道关怀者、反战者,但他笔下的故事罕见 血淋淋的杀戮、激烈的抗争,他用的是道家的哲学,以柔弱的象征反衬战争的无情,就像你读到的这个故事,他以风筝来对抗子弹,以男孩的 梦想来对抗残酷的事实,美丽而哀伤,深沉而感人。

       故事中的英国摄影记者麦斯搭机前往约旦河西岸,计划拍摄那道隔离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高墙,以镜头陈述围墙两边的故事。他在巴勒斯坦遇见了牧羊男孩扎伊尔德,一个心灵受创而不再开口说话的男孩。他们 彼此没有交谈,两人却成了好友。麦斯被扎伊尔德带回家,受到家族欢迎,也渐渐得知发生在这个家族的悲剧:扎伊尔德的父亲被以色列占领军囚禁在拘留营里,哥哥马哈穆德在放风筝时惨遭射杀。目睹哥哥的死 亡,扎伊尔德悲愤哀戚,却没有恨,反而以一只只写着“和平”的风筝,传递着心中的渴望。

       但脆弱的风筝真的能推倒高墙吗?一个孩子的希望真能对抗尖兵利器 吗?与其说莫波格太天真,不如说他看到了人类渴望和平的心愿。柏林围墙何其坚实,苏联铁幕滴水不穿,不也都倒下、破裂了吗?他藉由小 男孩的风筝,传递着一个信念:只要怀着希望,就能看到曙光。

       这本书采双叙述观点交叉进行,英国摄影记者麦斯和牧羊男孩扎伊尔德 各自陈述自己所见、所想的事情,就像两条并行线,看似没有交集,却因心中的爱串起了这个感人的故事。

       扎伊尔德对着死去的哥哥娓娓道出每天所发生的事。他的自责、对过去的缅怀、未来的梦想和对哥哥的爱,洋溢于字里行间,让人心疼,令人鼻酸。可喜的是,这个饱受摧残的小心灵,没有仇恨,对世界依然充满着爱与希望。

       麦斯则本着记者的良心,靠着手里的摄影机和两条腿去贴近那片土地。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世局,只想借着影片忠实呈现高墙下的生活, 至少可以提供给世人新的视野、新的思考角度。 几天的相处后,就在麦斯准备越过高墙、到另一边拍摄时,数不清的风筝忽然从高墙的另一头飞过来,扎伊尔德兴奋莫名,麦斯激动不已,两 条并行线终于有了交点。他们见证了和平的希望,传递了爱的力量。

       风筝没有刺,却可以飞得更远;微小的力量,依然可以发挥惊人的影响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等待
下一篇:我亲爱的甜橙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