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学生园地 > 阅读推荐 > 儿童文学 >  正文
我要做好孩子

2014-03-05 11:16:51   来源:   点击:
\
 黄蓓佳 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年5月出版
        推荐理由:
        江苏作家黄蓓佳长篇小说写得生动,儿童文学也震撼人心。《我要做好孩子》平淡中不乏波澜地展现了一个小学毕业生的学校、家庭生活,富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浓郁的生活气息,让读者看到了那一代孩子所面临的教育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与其说这是一部描写儿童生活的文学著作,不如说是对当代教育优缺的心灵反思之作。有人说,一个国家的教育生态反映着社会的文明程度,主人公金玲的喜与忧让教育工作者更近距离地看清自己的工作以及对童心的深远影响。每个孩子都想做父母教师眼中的好孩子,作为教师能否成为孩子心目中的理想老师呢?而答案,或许早已明了。
 
        内容简介:
       金铃是一个成绩中等,但机敏、善良、正直的女孩子。为了做个让爸爸妈妈和老师满意的“好孩子”,她作出了种种努力,并为保留心中那份天真、纯洁,向大人们作了许多“抗争”。《我要做好孩子》既描述了小主人公为实现这个目标而坚持、努力的信念,也展现了当代孩子对现代教育的看法。
 
        作者介绍:
       黄蓓佳,1973年1月毕业于江苏省泰兴黄桥中学,1974年下乡插队,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毕业后曾在江苏省外事办公室工作3年,1984年底调入江苏作协任专业作家。现为江苏作协副主席、江苏作协创作室主任。著有多部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集。她的儿童长篇小说《我要做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亲亲我的妈妈》等,多次获得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冰心图书奖、江苏图书优秀一等奖等奖项。多部作品被译成韩文、法文和德文,在海外出版。
 
        书摘赏析:
金玲的旧老师和新老师
 
       老师有很多,这里只说两个:旧的和新的。
       旧老师姓王,做新娘子不久,留一头直直的柔柔的披肩长发,眼睛大大的亮亮的,嘴角总有笑意,对她的学生有着阳光般的好心情。
       金铃一向喜欢披肩长发的女人,对电视里的洗发水广告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再加上王老师脾气好,王老师自然成了她的崇拜偶像。没事的时候,金铃就磨磨蹭蹭凑到老师跟前,摸摸头发啦,说几句小女孩的甜话啦,送老师几张漂亮的贴画啦。老师对金铃就有点偏爱,总说金铃作文写得好,给她打过几次"98"的高分。
       好景不长,王老师教了金铃不到一年,留学美国的丈夫替她办好了陪读签证,要辞职去美国了。
       老师要走的那几天,金铃跟掉了魂似的,老是缠着妈妈眼泪汪汪地问:"美国有什么好呢?她为什么要走呢?"
       妈妈说:"美国有什么不好呢?她为什么不能去呢?你长大了,说不定也会去的。"
       金铃就非常惆怅,仿佛自己不久真的会离开家园一样。
       金铃翻箱倒柜,挑了个自己最喜欢的长毛绒玩具,要送给王老师。
       妈妈说:"真是不懂事。老师去美国,要带吃的,要带穿的,要带送人的,东西多得只怕箱子装不下,哪会再带上你送的玩具?行李超重可是要罚很多钱的。"
       金铃当然不忍心让老师受罚,改送了一张很漂亮的圣诞卡。其实那时候还是夏天。金铃又把老师在美国的地址要了来,工工整整抄在一张纸上,央求妈妈替她收好。她说她要给老师写信。
       学期没结束王老师就走了。
       新老师姓邢,50来岁的年纪,瘦瘦小小的,总是穿一双白色旅游鞋,走起路来脚下生风,说话急速短促,一分钟能吐几百个字,训起学生来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学生就有些怕她。
       金铃一开始不怕,因为她是个跟谁都能黏糊得起来的小姑娘。有一次金铃到老师办公室里拿本子,趴在邢老师的办公桌前,把一个红绳拴住的小石头雕像举在邢老师面前晃荡晃荡,笑嘻嘻地问:"老师你喜欢吗?"邢老师眼皮一抬,庄重威严地说:"别跟老师嬉皮笑脸来这一套。"
       金铃只觉得一瓢冷水泼在心里似的,委屈得要哭了。
       从此金铃就对新老师有了抵触情绪,处处觉得她不如旧老师好。人没有旧老师长得漂亮,话没有旧老师说得好听,就连粉笔字也没有旧老师写得好看。她撇着嘴对妈妈说:"写的什么字呀,还没有我们班的林志和写得好。"
       金铃妈妈心里很担忧,孩子进入六年级,正是小升初的要紧时刻,这时候换老师本来就不很妥当,哪里受得了师生之间冉有隔阂呢?她就到学校里找人打听,才知道这位邢老师教学经验非常丰富,送走的毕业生一届一届不知有多少了。金铃妈妈心里这才踏实下来,以后就经常注意在女儿面前夸赞老师:"哎呀呀,这篇课文老师能挖出这么深的含义,真是了不得!"或者说:"这篇作文的评语写得真好,妈妈是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金铃不为所动,扑哧一笑:"你又不是老师,你当然
       金铃妈妈吃一个闷子,心里恨恨的,觉得女儿真是大了,有主见得令人怕。
       王老师走了不到一个星期,金铃就张罗着要给她写信。妈妈说:"太急迫了吧?人家还不知道有没有安下家来呢。"
       金铃问:"一封信寄到美国要几天?"
       妈妈说:"最少一个星期,最多10天。"
        "那不就行了吗?"金铃说,"10天后老师还不该安好家吗?"
       金铃就趴在桌上写,先打草稿,再抄,写作文从来都没有这么认真。妈妈借故走过去看,金铃就机警地用胳膊挡住,瞪眼等妈妈离升。
       妈妈心里多少有点醋意,拖长声音说:"我女儿长成大姑娘啦,有事都不肯对妈妈说啦。"
       金铃急得涨红了脸:"私人信件,要允许保密!"
       写完信,又涎着脸皮蹭过来,求妈妈替她写信皮。她担心自己写错了格式,王老师会收不到信。
       隔了半个多月,回信还真的寄过来了,是寄到新华街小学传达室的。传达室爷爷当着好几个同学的面招呼金铃拿信,金铃兴奋得满脸通红、双眼发亮。她连蹦带跳地回家,走在楼梯上就大声喊:"妈妈,回信来啦!"她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连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背出来了。然后她把信小心地放在枕头下面,夜夜枕着它睡觉。
       金铃又给老师写过一封信,却再没回音。她在班上跟同学说起这事,同学说:"好像王老师在美国搬过家了。"金铃怅然若失,有好几天都闷闷不乐。
       金铃的钢笔字一向非常糟糕,写得软塌塌的没有骨头不说,还缺乏认真严肃的态度,不断地出错,不断地涂修改液、贴改正纸,把本子上弄得伤痕累累,活像刚从战场下来浑身贴满胶布的伤兵。邢老师常常撕了本子罚她重写,有一回让她整整写了100遍。金铃对邢老师真是既恨又怕,对立情绪越来越重。
       一天半夜,金铃妈妈被女儿的哭声惊醒,披衣过去看她。黑暗中金铃只穿一件背心坐在床上,肩膀一抽一抽的。妈妈抱着她的肩膀问她:"你怎么啦?做噩梦了吗?"金铃哭出声:"我想王老师了!"
       金铃妈妈心疼地把女儿搂在怀里,心里想:"这孩子太重感情。"又想,王老师也不应该,既然说好了跟孩子通信,搬家就该寄个新地址来。
       金铃跟新老师的关系僵了近两个月。
       期中考试前,邢老师把金铃叫到办公室谈话,很严肃地讲了很多道理,要求她端正学习态度,认真对待每一次作业,踏踏实实下苦功夫。金铃绞着一双手,故意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似听非听。(摘自第9-11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巴巴爸爸的数字运动会